新闻中心

力合科创与冠豪高新签署科技创新合作框架协议 共同打造原创技术策源地

发布时间:2022-06-16 浏览次数:100

       6月15日下午,深圳市力合科创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力合科创”)与广东冠豪高新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冠豪高新”)在白云区政府的见证下,于白云湖数字科技城举行科技创新合作框架协议签约仪式活动。根据协议,双方将打造大企业"创新生态圈",稳步促进产业端形成"在研一批,推广一批,预研一批"的产品迭代模式。


微信截图_20220616162122.png

力合科创党委书记、总经理贺臻与冠豪高新党委书记、董事长谢先龙作为双方代表签约


       广州市白云区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刘伟强,广州市白云区投资促进局副局长郑大睿,广州市白云区石门街二级调研员李亮,白云湖数字科技城管理服务中心主任蔡文炎,冠豪高新董事长、党委书记谢先龙,冠豪高新副总工程师奎明红,冠豪高新总经理助理魏璐沁,冠豪高新战略发展部副总监杨艳,力合科创党委书记、总经理贺臻,力合科创集团副总经理杨姝,力合科创集团总经理助理涂晓鸣,力合广州常务副总经理陶媛等领导出席了签约仪式。


微信截图_20220616162131.png

力合科创党委书记、总经理贺臻发表致辞


       力合科创党委书记、总经理贺臻在致辞中表示,力合科创与冠豪高新同为上市国企,都有国企担当,冠豪高新是国家科改示范企业,力合科创是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旗下的科创服务平台,致力于大企业转型升级和产业端的创新合作,双方的战略定位和企业使命非常契合。此次合作有联合研发、项目培育、产业化公司和载体服务等,方式是完全市场化的,这是力合科创体系的首次尝试,力合科创会把每一项合作做实,希望双方的融合日趋紧密,合作不断加深,打造成国有企业产业端与创新端合作的典范。签约后,建议双方建立机制,将力合科创的科技成果转化能力、产业服务能力以及丰富的科创资源为冠豪高新的战略发展所用。


微信截图_20220616162138.png

冠豪高新党委书记、董事长谢先龙致辞


       冠豪高新党委书记、董事长谢先龙表示,本次与力合科创的合作是双方的全面战略合作。冠豪高新作为中国纸业南方平台,计划在广州设立新材料研发中心,未来将充分受益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国企改革三年行动”等国家战略。冠豪高新将围绕增量新材料业务开展延伸和拓展,包括可降解、可回收、可再生的生态环境友好材料,与公司现有核心技术有关联度的,具备技术研发条件的氢燃料电池核心组件质子交换膜、气体扩散层等产品。我们对力合科创非常有信心,相信双方的融合将更好地推动双方高质量发展。同时,我们也会坚决履行国有企业、上市公司的社会责任,联合在新材料卡脖子技术、更加前沿的新材料首创技术研发以及国家战略新兴产业的孵化方面做出成绩。


       此次两家产业端和创新端国企的合作框架协议签订,标志着双方开启国企联动、行业创新、共促发展的新局面。后续,力合科创将以此次合作为契机,与冠豪高新携手,充分发挥双方在科创资源、产业资源等方面的特有优势,强强联手,以自身丰富的科技成果转化、产业服务经验贯通,踏上科技产业融合发展的共赢之路。


微信截图_20220616162145.png

签约仪式现场


力合科创

友情链接

  • 深圳市人民政府
  • 清华大学
  • 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
  • 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
  • 清华大学深圳国际研究生院
  • 深圳市通产丽星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 力合企业会公众号

    通产丽星公众号

    力合科创公众号

    版权所有© 深圳市力合科创股份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05062082号   粤ICP备2021027412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4173号         深圳市高新技术产业园清华信息港科研楼7楼   
    “下一步最核心的工作就是推PE二级市场基金,我们正鼓励和帮助业内一些有实力的机构去做二级市场基金。”8月21日,北京金融资产交易所(下称“北金所”)副总裁、中国PE二级市场发展联盟会长于波告诉本报记者。 2012年6月,北金所等四家机构发起创立PE二级市场联盟,深创投、九鼎投资等近百家机构加盟,成为国内首个PE二级市场交易平台。   四个多月后,北金所完成了首个PE份额转让交易,并表示还接到了联盟成员四五亿元的份额转让需求。   然而直到目前,实际转让也仅此一单。而且,该单交易案例并不具有代表性,因为本来是盛世神州基金内部的交易,一位投资人最初是代表几位投资人对基金进行了一单投资,当时需要拆分而寻求转让,即交易在进场之前便已确定买卖双方,借助平台只是为了熟悉北金所平台工作流程。   目前,湖北、贵州等不少地区都在搭建类似的交易平台,但并无公开的交易案例。另据本报独家获悉,上海股权托管交易中心暂缓了PE二级市场平台建设。   另据本报独家获悉,上海股交中心原打算同时推出中小企业股权报价系统与PE二级市场交易平台,但相关部门提出“优先做好小微企业投融资服务”,PE二级市场交易平台延后推出。   “制约交易量的主要原因是买方基金很少,跟我们绑定的基金没有,根据国外经验,PE二级市场平台一定要跟基金绑定在一起,不可能是一个完全独立的第三方交易平台。”于波表示,希望业内成立PE二级市场专项基金,与平台合作。   与一级市场即PE投资不同,处理PE二级市场问题,既需要有一级市场的尽职调查等经验,又需要熟悉二级市场转让规则,有并购重组、投资顾问等业务经验能将接手的项目消化掉,这需要由PE二级市场专项基金和专业团队操作。   不过,北京大学副教授黄嵩认为,PE二级市场的规模并不会很大,PE二级市场不可能成为PE退出的主要渠道,也解决不了中国PE退出难的困境。   据诺亚财富数据,自2006年以来,国内市场存量人民币基金约1688亿美元,按全球PE基金募集完成额发生二次转让交易的比例1.3%估算,国内PE二级市场潜在转让空间约21.32亿美元。   深创投华北大区总经理刘纲认为,不仅PE二级市场基金发展规模不大,而且实际操作过程难度很大。   转让LP份额时,评估过程需要把GP的投资组合重新审核一遍,而GP肯定不愿意把自己的投资组合和投资策略泄露给别人。即使GP愿意配合做评估,GP在投资时每一个项目都做了长时间的尽职调查,而转让时需要短时间审核这些项目,存在高度的信息不对称。而更难的还有如何做估值。   于波曾称,交易双方找到平台后,会和各方签署保密协议,私下提供一对一的服务,在此基础上,合理公开必要的信息供双方决策时参考。   “PE二级市场是一个非常细分的市场,不是很好发展起来。平台适合标准化的产品,但是PE投资是高度不标准的产品,不适合交易所。PE做转让交易时希望传播力越小越好,有好的转让机会私底下交易就完了。”刘纲称。   据记者了解,目前盛世投资、歌斐资产、景天投资、基母投资都在私下进行PE份额转让,但是都未通过平台进行。   而北京另一家大型PE基金合伙人最近接触了多位想要转让LP份额的投资者。他表示,绝大部分都是在全民PE的背景下发展起来的一些小型PE机构的基金,项目都比较差才会转让,而大型的PE基金如果要转让都会很低调的自己内部拿资金对接,不愿意对外披露。比较看好有一定实力的中型机构的份额转让,但是规模有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