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力合科创与冠豪高新签订意向合作协议

发布时间:2022-09-19 浏览次数:91

       近日,广东冠豪高新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冠豪高新”)与深圳市力合科创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力合科创”)在广东冠豪高新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开展交流会议,双方就政府、企业、院所三方的科技协同创新及产业化合作路径和模式进行交流,并签署科创载体服务项目及联合技术研发项目意向合作协议。

微信截图_20220919105307.png


       广州市白云区白云湖数字科技城管理服务中心主任郑大睿,广州市白云区石门街道办二级调研员李亮,广州市白云区投资促进局招商专员汪信,冠豪高新党委书记、董事长谢先龙,冠豪高新董事会秘书丁国强,研发副总经理奎明红,力合科创党委书记、总经理贺臻,力合科创集团副总经理杨姝,力合科创集团总经理助理涂晓鸣,力合广州常务副总经理陶媛及多位科创项目专家出席。


       会议前,力合科创党委书记、总经理贺臻一行现场参观冠豪高新展厅、生产车间,聆听公司发展历程,对公司先进的标准化生产制造工艺给予了高度评价,同时对公司给予的信任和支持表示感谢。


       力合科创党委书记、总经理贺臻表示,冠豪高新是央企控股上市公司,力合科创是地方国企控股上市公司,强强联合,顺应国家政策号召,打通创新链和产业链,推动力合科创多项科研成果实现产业化,同时为冠豪高新产业发展提供强力支撑。


      冠豪高新党委书记、董事长谢先龙对力合科创、白云区政府和科创项目专家对冠豪的关心和支持表示衷心感谢。他指出,冠豪高新作为“科改示范企业”,在强做大主业的同时,一直在探索以科技创新驱动转型升级的发展路径。力合科创与冠豪高新的意向合作协议签订具有重要意义,双方的合作将会是产业链和创新链融合发展的典范,下一步要聚焦原创技术联合研发和转化,以新技术、新业态、新标准打造具有较强核心竞争力的产品和服务,加快建设创新驱动的世界一流企业。


       此次意向协议签订,既是双方合作的延续,也是新的起点。双方将继续深化合作,发挥各自优势,努力打造原创技术策源地和世界一流企业。


力合科创

友情链接

  • 深圳市人民政府
  • 清华大学
  • 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
  • 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
  • 清华大学深圳国际研究生院
  • 深圳市通产丽星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 力合企业会公众号

    通产丽星公众号

    力合科创公众号

    版权所有© 深圳市力合科创股份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05062082号   粤ICP备2021027412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4173号         深圳市高新技术产业园清华信息港科研楼7楼   
        中小企业融资难愈演愈烈,但作为一家中小企业,南京聚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感受到的却是另一番风景:公司不但轻松获得贷款,而且贷款利率只需上浮10%。     事实上,甚至是在信贷资源更紧张的2011年,该公司的贷款利率也仅上浮10%~15%。这似乎与中小企业融资难的大环境不相符。因为一般而言,中小企业即便能获得贷款,利率也普遍需上浮40%以上。     其实原因也很简单,南京聚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拥有PE投资背景,在风险得到分散的前提下,对于银行而言,利率自然可以优惠。 投贷联动      日前,中信银行在南京举行了小企业“未来之星”俱乐部的成立仪式。仪式上,中信银行还与九鼎投资、建信资本两家PE签订了合作协议。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九鼎投资、建信资本之外,包括红杉资本在内的数十家全国性的股权投资基金均派代表到会捧场,参会人员中有相当部分是副总裁级别。      “PE靠着银行,自然很重视这次接触的机会。”一位参会的股权投资基金人士道出了PE如此热心的原因:商业银行拥有庞大的客户群,在PE眼中这些就是宝贵的项目资源。      根据《商业银行法》,商业银行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不得从事信托投资和证券经营业务,不得向非自用不动产投资或者向非银行金融机构和企业投资。但对于工商企业而言,成长的不同阶段,需要的金融服务却并非一成不变:初创期企业可能需要VC/PE的投资;成长期企业需要贷款;成熟期企业则需要上市辅导。     银行与PE合作的“投贷联动”模式便孕育而生。此模式简言之就是银行为客户提供信贷支持;PE则为企业提供股权融资服务。银行、PE互利共赢,解决企业不同的资金需求。     事实上,就在中信银行与九鼎投资签约的前一个月,宁波银行还与中信产业投资基金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更早之前的浦发银行、招商银行、华夏银行等中小银行也都进入了此领域。     种种迹象显示,银行与PE之间的合作在深度和广度上正快速拓展。 银行主导      近几年来,PE热潮涌动,无论是机构数量还是资产规模都已达到相当规模。 PE日渐变成金融业态中重要的一支力量,有了此背景,银行、PE合作就有了机构的基础。      “与银行合作,PE能大大减少寻找投资对象的时间成本和财务成本。银行的内部数据库中,不但中小企业数量庞大,而且信息完整,能清晰反映企业的成长经历和财务现状。”一位PE负责人表示,这些信息资源都是PE梦寐以求的。      “尽管与银行合作时间不长,但公司的已投项目中,有超过10%的比例来自银行。”上述PE负责人还透露,另外一方面,银行的私人银行部门募集资金很容易,PE不但能获得项目资源,也能通过银行获得大量LP资源。     手握如此多的资源,占尽谈判优势地位的商业银行似乎也并不吃亏。     “银行借力PE资源,满足客户的股权融资需求,这在相当程度上也增加了客户的黏度。”一位国有大行研究人士称,此外,随着银行与PE合作的深入,银行还能获取不菲的收入,包括募资服务费、托管费等。      事实上,上述合作模式多现于股份制银行。与此相比,国有大行在突破分业限制的道路上走得更远、更直接——利用本行在境外的子公司间接开展直投业务。      例如,农行通过其境外子公司农银国际发起设立农银(无锡)股权投资基金;更早的中行还曾通过其香港子公司中银国际投资成立了渤海产业基金。      截至目前,四大行在香港均已拥有能从事直接投资业务的子公司,例如农银国际、建银国际等。而且通过这些公司,四大行也均在境内成立了各类股权投资基金。       至此,银行深度介入PE的图景逐渐清晰:中小股份制银行通过合作模式,力邀PE入围,介入直投领域;国有大行则透过境外子公司渠道,曲线从事直投业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