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员企业

清华信息港(深圳)

发布时间:2021-05-28 浏览次数:605

清华信息港是力合科创集团有限公司根据深圳市关于科技创新产业的整体发展思路和地域布局,投重资于深圳市南山区科技园建设而成的,旨在为科技创新企业和科技成果转化项目提供高质量的空间载体和全面系统的科技服务,是力合科创集团重要的投资孵化服务平台。

清华信息港1.jpg

清华信息港(深圳)占地4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13.8万平方米,位于我国科技创新孵化资源最为密集的粤港澳大湾区核心地带深圳高新科技园北区,紧邻深圳战略性新兴产业基地留仙洞和国内尖端教育资源云集的大学城,南接深圳科技产业最为集中的高新科技园南区、中区,因大量集聚了高科技企业、人才、技术、信息、资本等大量的科技创新要素而成为许多优质科技企业的入驻选择,是深圳市知名的专业孵化中小型科技创业企业的科技服务平台。早在2013年就已获评深圳市优秀科技企业孵化器,2018年荣获IDG资本颁发的“中国华南区优秀园区20强”称号,2019年和2020年连续两年获“深圳市科技资源支撑型特色载体”称号,2020年获评国家级科技企业孵化器、省级科技企业加速器,被认定为“小微企业创业创新示范基地”。

清华信息港2.jpg

清华信息港自建设运营以来就广泛聚集了战略性新兴产业领域的高科技中小企业数百家,服务了一批在新一代信息技术、生命科学、人工智能领域频频取得突破的硬科技中小企业。截止2020年底,在孵企业200多家,累计孵化企业713家,其中软件开发、智能软硬件以及新一代信息技术类企业590余家,成功培育孵化国家高新技术企业百余家,A股上市及新三板挂牌企业27家,并涌现出了一批科技创新性高、成长爆发力强的风投明星企业,如国内微生物领域技术领先的未知君科技、智能门锁行业获得单轮最高融资的凯迪仕、致力于卫星大数据在金融领域应用的高科技公司中科星睿、国内领先的AIoT智慧物联技术服务商指芯物联、国际领先的细胞质量检测技术公共服务平台科诺医学、世界领先的黑科技新材料提供商澳达新材、数字口腔技术行业领军者爱尔创。

清华信息港充分利用力合科创集团在创新孵化体系建设方面的丰富经验和综合实力,依托深圳市的区位与创新优势,着力打造高水平技术支撑平台、教育培训平台、风险投资平台、国际项目与人才引进平台、企业服务平台,形成了投资融资、政策申补、宣传推广、人才综合、讲座培训、财税法务等6大服务板块。

清华信息港4.jpg

自建立以来,清华信息港围绕着科技成果转化和科技企业孵化这一核心创办目标,为地方区域经济的繁荣发展起到了良好的促进作用,成为众多优质科技企业的孵化摇篮和成长基地。未来,力合科创还将以清华信息港为基础,打造业内领先的专业化国际科技成果转移转化中心,进一步提升国际化科技创新元素的比重,积极响应深圳市及粤港澳大湾区国际化科技创新发展战略,努力为深圳及广东的国际创新做出贡献。

力合科创

友情链接

  • 深圳市人民政府
  • 清华大学
  • 深圳市投资控股有限公司
  • 深圳清华大学研究院
  • 清华大学深圳国际研究生院
  • 深圳市通产丽星科技集团有限公司
  • 力合企业会公众号

    通产丽星公众号

    力合科创公众号

    版权所有© 深圳市力合科创股份有限公司  备案号:粤ICP备05062082号  粤公网安备 44030702004173号         深圳市高新技术产业园清华信息港科研楼7楼   
    上海自贸区的设立,触动了一些PE的敏感神经。   “投资自由、贸易自由、金融自由、航运自由”,以及“境内关外”等种种诱惑,不仅引来了众PE的“强烈关注”,更有像上海建银精瑞资产管理公司这样的机构,已把“落户上海自贸区”的大事都敲定了,而且是“双子并落”——“一家是做海外投资的基金管理公司,另一家是做房地产资产证券化的公司。”建银精瑞董事长李晓东说。   如是,在中国第一个以境内关外为基本特征的自由贸易区里,PE们会跳出怎样的“舞步”呢?   全球并购“新剧本”   尽管上海自贸区进一步的细则尚待观察,但北京同鑫汇投资基金管理公司总裁王世渝还是已经看出了其中的重重商机:首先有利于海外并购基金的设立、交易;其次,有利于提高并购效率;第三,有利于交易各方自愿组织;第四,有利于各种复杂的整合。除此以外,在交易支付、税收、汇率、并购融资、审批等环节上都有便利。   显然,自贸区这块面积约28.78平方公里的土地,对于主攻“颠覆式并购”的王世渝来说,无异于是其颠覆中国企业海外并购商业逻辑的最佳“舞台”。按照王世渝“颠覆式并购”模式的运作原则:资金在前(金融在前),产业在后;以及其“先在国内设立并购基金,然后收购国外标的企业,最后反向收购中国企业”的操作流程看,王世渝关注的自贸区可能会给海外并购基金的设立、交易、整合、并购融资、审批等方面带来的机会,似乎正中其下怀。   今年8月,记者采访王世渝时,他曾表示,做海外并购的资金量远逊于做国内并购的,同时,来自华尔街的资金对中国企业海外并购积极性颇高。这不仅是王世渝遇到的问题,也是所有海外并购基金遇到的问题。目前,资金是影响海外并购基金设立的首要问题,因为境内资金投资境外项目,走程序就得好几个月。因此,基金设立的环节和并购效率成为技术之外的困局。   而据上证报了解,即将于10月正式运行的上海自贸区,将允许符合条件的外资金融机构设立外资银行,允许区内符合条件的中资银行从事离岸业务,率先实现资本项目可兑换,以及利率市场化。这意味着,自贸区设立的核心是金融改革,实质就是实现金融的自由化、汇率的国际化、利率的市场化,使自贸区成为境内企业与海外资本、市场对接的窗口。   “显然,境内外大规模的货币将涌向上海自贸区。”PE界人士表示,而且目前很多离岸基金参与中国企业的海外并购,因此,允许符合条件的中资银行在自贸区从事离岸金融活动,以及允许符合条件的外资金融机构设立外资银行等,使得在自贸区内设立海外并购基金,条件得天独厚。   资源配置新效率   除了金融自由度的诱惑,自贸区的“投资自由”也为PE打开了运作空间。   从产业角度看,自由贸易区与腹地的后向联系,打通了跨国公司配置资源的“通道”。自贸区内的国内外公司,可利用供应链体系进行腹地的生产组织、服务和配送安排;可对企业购买国内原材料,或通过国内公司进行原材料、产品生产转包等,促使腹地企业加大技术创新投入。由此,可形成自由贸易港区经济与腹地经济的广泛联系,一方面促进腹地经济发展,另一方面帮助企业进入全球价值链和提高地区物流效率。   这似乎正与王世渝的“全球并购,中国整合”相吻合。王世渝曾说,同鑫汇要做的就是,通过并购整合,形成新的产业链关系,使中国企业重新进入全球工业革命体系中。而作为资源配置效率高的地区,自贸区让这样的并购整合大大降低了运作成本。   毫无疑问的是,把眼光投向上海自贸区的PE们,其内心都涌动着创新的冲动。   “我们有意在上海成立一只QDII基金,希望自贸区在QDII额度方面能够放宽。”一家外资PE说,据悉,该PE已计划在前海成立一只文化产业方面的基金,而将QDII放在上海自贸区,看中的正是自贸区金融自由带来的创新空间。   而建银精瑞李晓东也表露出了创新的意图:“我们主要看重上海自贸区未来在资产证券化、房地产基金管理、REITs这些方面有可能会比其他地方先行先试。”李晓东说,要盘活存量依靠现有的金融工具都很难实施,公司希望借助上海自贸区的金融创新、政策红利,推动房地产金融工具的创新。